你躺在雨里,闭上眼睛也感受不到力气。

《云图》弗罗比舍写给思科史密斯的信Ⅰ


啊超喜欢云图里小本的这一段啊啊啊!!!
永远be的某人……|・ω・`)
翻译版本太多于是做了个整理_(:з」∠)_
造福人类吧虽然没人会看啦x
这里是电影里的节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凌晨我用维维安·埃尔斯的鲁格尔手枪射穿了我的上颚。真正的自杀有它的节奏,是一种训练有素的必然。人们贸然做出结论,“自杀是懦弱的行为”。错的不能再错——自杀需要极大的勇气。别让他们说我是为了爱情而自杀。我是有过一时的糊涂,但我俩心中都很清楚,在我短暂而又灿烂的一生中,谁是我一生的真爱。

A.

我挚爱的西克史密斯 :

真不愿就那样离开你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告别。当你读到这个的时候,我应该在前往爱丁堡的路上,在前往名誉和财富的路上。我知道你并没有听说过他,不过请相信我。维维安埃尔斯是音乐巨匠之一。西克史密斯,悲伤的是由于疾病,他已经很多年没创作出任何新作品。我的计划是说服他雇我为记录员,帮助他创作出音乐杰作,让我直飞音乐的苍穹。最终迫使我父亲承认:是的,正是这个被他剥夺了继承权的儿子罗伯特弗罗比舍,是他这个时代的英国最伟大的作曲家。我知道,西克史密斯,你一定在摇头叹息。但是你也在微笑,这就是我爱你的原因。
又及,谢谢你送我的马甲,我需要有你的东西陪伴在我的身边。

——罗伯特弗罗比舍

B.

我挚爱的西克史密斯 :

我亟需你的帮助,在收到我的上一份信后,我肯定你会急冲冲地收拾行李。但是你不用那么做了,真的。当然你希望亲眼见见罗伯特弗罗比舍的重生。一个人的命运逆转得如此之快,如此之彻底。这难道不是奇迹吗?前一刻还从旅馆的窗户一跃而下,下一刻却已高薪受雇于这世上活着的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。我唯一的问题是无意中被一部日记吸引了,由一位濒死的律师写于1849年,记录了他从太平洋小岛到旧金山的一段航程。令我极度烦恼的是,书页中止于半句处。书的另一半不见了,这简直要了我的命。你能不能当回好人,在你下次去Otto书店觅食的时候,帮我问问?读了一半的书怎么看也像是进行了一半的恋情。

——罗伯特弗罗比舍

C.

我挚爱的西克史密斯 :

上个星期,伊尔卡斯特和我成了情人,不过请别惊慌,那仅限于肉体上的履行和服务。和我的手稿记录员的角色没什么区别。不过我承认,女人的内心和他们的欲望一样,对我来说仍然是个谜。完事后她哭了,感谢我为他们家带回了生机。我让她感到好像整夜维维安也在那里。我们间就像是音符间的无声,把握着音乐的关键。
又及最最好的消息,我开始了自己作品的创作。

——罗伯特弗罗比舍

D.

我亲爱的思科史密斯:

只有你能理解我此刻的感受。今天埃尔斯向我和塔德乌什·凯塞林介绍了我们合作的第一个成果,他是埃尔斯最喜欢的指挥家,从柏林过来。曲子叫《永恒的轮回》,真希望你也能听到。这是我知道的自从战争以来写得最好的交响曲。而且我告诉你,思科史密斯,有几个最好的乐思都是我的。晚餐是红酒加奶油酱做的野鸡,我最希望听他们这些显要的人畅谈他们昔日的蠢行和荣耀了。整个晚上唯一被打断的音符是埃尔斯的夫人,伊俄卡斯特,她早早地离席了。我感觉出了这里有隐情。过后我问埃尔斯是怎么回事,他说是凯塞林介绍伊俄卡斯特认识他的。我接着打听:凯塞林有爱上她吗?这个话题有点微妙。
我如何才能描述那一晚呢,思科史密斯? 维维安和我之间所发生的超越了语言。他眼里流露出来的是音乐,他的唇呼吸出来的也是音乐,我听过的最美的音乐。

——罗伯特弗罗比舍

E.

我挚爱的西克史密斯 :

两件事变的很清楚:宁愿在爱丁堡找根旗杆上吊,也不愿让那个寄生虫再掠夺我的才华,哪怕一天。我必须完成我的六重奏。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,所以我今晚就计划逃走。

“那会以眼泪结束”,你警告过我。我想我和亚当·尤因一样无望,对在那里等着我们的所有可怕的事情全然无知。事实上,他的朋友一直在用毒药害他。

房间里弥漫着药的苦味。 这东西出奇的沉,枪。我究竟为什么要拿枪?说不清。一种直觉,感觉它很重要。从那一刻起,没有回头路可走了。

埃尔斯的走狗在追踪我。子弹没使他受多大的伤,但现在他想要血债血偿。我不得不偿还我欠下的债。

思科史密斯,每天早晨我都会沿着司各特纪念塔的阶梯拾级而上,一切豁然开朗。真希望我能让你也看到这种明亮。不用担心,一切都好。一切都那么完美,真的太好了。

我现在理解了:噪音和乐音之间的界限是常规。所有的界线都是常规,等待着被超越。一个人可以超越任何常规,只要这个人能首先想到这么做。在这样的时刻,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心跳,清晰得就像感觉到我自己的。我知道分离是一种幻觉。我的生命远远超越了我自己的极限。

在极度的激动中完成《云图六重奏》, 让我想起我们在剑桥的最后一夜。观看了最后一次日出,抽完了最后一根烟。我觉得不可能有比这更完美的景致了,直到我看见你那顶破软毡帽。说老实话,思科史密斯,那玩意儿使你看上去相当可笑,但我相信我从没见过比那更美的东西了。我在那里鼓足勇气,争分夺秒地看着你。我不相信我先看到你是一种侥幸。

我相信有另一个世界在等着我们, 思科史密斯,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。我会在那里等你。我相信我们不会死去很久。去科西嘉的星空下找我,那是你第一次吻我的地方。

——你永恒的,罗·弗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 )

© 春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