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那天打给心理危机干预中心的电话,想起住院时象牙塔一般的生活。
漫漫长夜里最怀念的竟是这些幼稚又奇妙的经历。
住院时嫌弃终日无聊,现在却最渴求这无聊。但若回到那时,还是会嫌弃吧。人总是在逃避。
那些记忆太朦胧,仿佛从不曾存在过,却突地出现在脑海。
想说很多,终究是缄默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但惜少年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