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躺在雨里,闭上眼睛也感受不到力气。

又拿起刀片了。但没有那么做。我还要正常活下去,那会带来太多不必要的麻烦。可是……好想。

连自我伤害的权利都没有了。我快失去自己了。

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痕的图,下意识觉得丑。就算自残也要保持好看的样子。执念吧。

但又强迫设想自己拥有那样丑陋的手臂,就像先前数次强迫将自己置于厌恶的境地。明明只要不去做就什么也不会发生。可不那么做就会很焦虑。

就连最开始患病,也是因为每到高处,总会忍不住想跳下去。我清楚那并不是由于生活压抑。就是想,哪怕知道结果,但总觉得不够具体,想亲身体验。

可那时的我并不想死。如果跳下去不会死就好了。

理想主义与现实撕扯着我。控制不住。控制不住。
有了更大胆的想法。

不自由。

想飞。向上飞向下飞。

和他说这些,抓住了救命稻草般。可我明知稻草脆弱。

我也不过是自私地借他消除焦虑罢了。我带给他的负能够多了。对不起。

好了,够了。晚安,大概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 )

© 春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