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躺在雨里,闭上眼睛也感受不到力气。

总是等到最糟的时候才开始挽回。

为什么。哪怕知道现在弥补不会比坐视不理更糟。

我的人生,不希望这样定型。

我可以接受普通。但不能接受不努力。

被动破坏。

其实只要不在乎就好了吧。

以前无法原谅自己时,都是这样度过的。

矛盾矛盾。

我应该被惩罚。

但这么想时,我不过是想逃避。

仿佛被惩罚就能撇清所有责任。

肉体上的疼痛于我而言不过如此。

真正的惩罚是不被惩罚。

光是愧疚足以杀死我。

我始终缺乏勇气。

评论 ( 1 )

© 春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